yushizhijiushimingzi

一篇藏空

藏空,微微有点肉渣

       猴子是个好猴子,守信用,被和尚从五指山下救出来,一听代价是要他跟着走,叫声师父就跟着走了。
       和尚却不是个好和尚,一天嘻嘻哈哈的不庄重,六根不净,最喜欢的事就是破戒,不知道出的个什么家。
       起先两人不怎么合拍,猴子心眼直,性格又傲,心情都摆在脸上,他不喜欢这个不像和尚的和尚,堂堂齐天大圣叫你个小和尚师父,像什么话呢。于是猴子一天天都是懒懒散散的样子,对和尚的事兴致缺缺。可和尚喜欢他喜欢的紧,喜欢是真喜欢,很现实很肉欲,一开始就很喜欢,莫名其妙的就情深意重了,不知告白多少次,猴子理也不理。这样他就总是骚扰猴子,搞得猴子更加不待见他。
       和尚聪明,知道没有猴子自己活不到西天,在八戒和悟净没来时,上赶着巴结猴子,干什么都和猴子一起,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尿尿一起走路还紧挨着,很有个想拉小手的意思,把猴子烦的不行。偏偏他个肉体凡胎磕不得碰不得,不能打只能骂,骂他他又是个名义师父不太好开口,好歹从五指山下救过自己,于是和尚更加得寸进尺。猴子跟这个和尚没有一点办法。和尚只有在猴子打妖怪时躲得远远的,躲得远远的还指手画脚左勾拳右踢腿的妄图远程指挥,打完了他赶紧上前又捏肩又捶腿的占便宜,趁人不备捏下屁股,猴子满身没褪的戾气他一点不怕。每到这时猴子就暴躁极了心想去他妈的下回再也不救了。

       小白龙是自己找上门来的,他可尊敬可崇拜孙悟空了,当听闻师徒两人路过,他立马就从栖身之地的水潭里哗的一下冲出来大叫师父大师兄,就要拜师,把和尚结结实实吓了一跳,反身就窜猴子身上去了,用胸膛捂住了猴子的整个脸,早已习惯并无奈的猴子单手扯他下来,看了一眼小白龙,小白龙马上由龙型变成人身,跪地下拜。再之后人身又变作了白马,说是要驮着师父上路走的快,和尚讶然,怎么都不愿意骑马,骑马就不能挨着猴子走了。小白龙说随你去爱骑不骑我驮大师兄,猴子一听乐的清净就要上马,和尚又作妖反对,别别扭扭的最终还是骑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队伍多了一马,局面却没发生什么变化,小白龙百分之百的听他大师兄的话,让吃就吃,让睡立马就闭眼,唯一任务是每日崇拜他大师兄顺便驼一个和尚走路,其他事他不上心,比如猴子半夜睡得沉沉的,和尚悄咪咪凑过去偷个香这样的事,他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猴子其实面皮薄,心眼也直,和尚虽然不像个和尚但是心地还是好的,会帮助弱者并勇敢对抗山贼土匪小妖怪,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他做后盾,时间久了他也不好意思老冷着脸,两人的关系竟慢慢好起来。这一直维持到又收了两个徒弟。
        八戒和猴子意外的挺合得来,一猪一猴追追打打玩的开心全不像两个大妖怪,也占用了原本是被和尚腻歪的时间,这让和尚很是不服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他把猴子堵在一个破庙里,把八戒悟净小白龙全轰出去,关上门他一改平时傻兮兮的笑容很严肃的看着猴子,猴子还是那样懒懒散散的样子,破庙里零零碎碎的有阳光滴下来,撒在他头上,颜色温暖暖的叫人心里也柔和起来,猴子生的好,白白净净毛发柔软,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挡不住好身材,尤其此时他脾气很好似的的站着,一点也不霸气,好像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不是他一样。猴子本来不太高,因为瘦所以看上去比例很完美,他比和尚还矮着一个头,但平时和尚老是不好好站直,倒显的两人差不太多。此时和尚站直了,猴子却毫不在意的懒懒的缩着,差距就出来了。和尚显现出一点虚伪的底气。
        和尚一点儿不会看气氛,开口就是一句你心里还想着金蝉子。猴子一下子抬起头瞪他,和尚又傻笑,看来我猜对了。猴子不说话。和尚又啰嗦,金蝉子五百年前爱你,如今金蝉子成了我,我有他的感受,你和他之间的一切我都知道,因为那也算作我的经历,我也一样爱你五百年,你怎么就不肯接受我呢。
        你不是金蝉子。猴子很冷静的说,收起了懒散的样子,你和他一点不像。
        像的像的,我们都对你一往情深。和尚急急忙忙为自己辩解。猴子简直快被逗笑了,哪有自己说自己一往情深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其他地方也像!和尚几乎是大叫起来。金蝉子能把你操的水流个不住,腿都合不上,我也能!只是你从不给我机会,你要是能让我试试――和尚不敢再继续说了,他看到猴子瞟他一眼,深深沉沉的不知含有怎样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  猴子啧了一声,背过身去,刚才那点零碎阳光转移到了他的肩上,和尚的目光追随着这点阳光,突然阳光下粗糙的衣服变成了细腻的皮肤,猴子把上衣脱了。和尚的眼睛简直长在了猴子背上,他从肩胛骨看起,目光一路往下滑,顺着线条流畅的脊背,到腰窝处停留下来。猴子脱衣服的动作还在继续着,织物落地发出轻响,但是和尚不再往下看了,他径直走过来从背后把脸埋在猴子脖颈处然后深吸一口气,极其色情的舔了一口。手揽上了猴子的腰。
         金蝉子确实消失了,我知道,十世轮回后的你和他已经有了很大不同,即使你被强行灌入了他的记忆和情感,你也只是你,你永远不是他,就好比即使把金蝉子的一切都加入我的记忆里,我也同样不会是金蝉子。你以为你喜欢我是因为金蝉子在你的记忆中喜欢我,那现在你还这样认为吗?猴子耐心的讲出这番话,他感到身后的和尚愣住了。平时聒噪的和尚不出声的抱着他,空气安静下来,猴子的心也慢慢沉下去,钝钝的痛起来。良久之后和尚捡起来猴子的衣服,慢慢的给他穿上,最后很认真的看着猴子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,我依旧爱你,并且我要让你走出金蝉子,爱上我。猴子垂眼,小声嘀咕一句你当你偷着亲我我真不知道呀。

        和尚从破庙出来就笑的见牙不见眼,不知怎么小白龙就一定认为和尚欺负他大师兄来着。于是等和尚骑好了开始赶路,小白龙在好好的大平地上突然开始尥蹶子颠了他两个花儿。